江菀

就是篇小短文。

稍微有一点点的私设。
瞎几把乱写的随便看看就好。
小学生文笔,ooc属于我。
如果有错字请一定要无视——!
——
指针转动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着。现在是半夜,时针已经指向了一点钟的方向。窗外也是一片漆黑,偶尔能听到虫鸣声,月光躲过窗户钻进了屋子里,使这小小的房间看起来似乎亮了一些。
散人躺在松软的床上翻来覆去,这已经是他第一百零八次翻身了。他干脆平躺在床上,睁着双眼望着黑乎乎的天花板。
毫无疑问的,散人失眠了。
如果忽略时钟所发出的声响房间里可谓是一片寂静了,在纠结了几分钟以后,他最终还是从床上爬了起来,摸索着穿好拖鞋。
散人踩着步子来到优瓦夏的房间外。正欲敲门的手停在了半空中,他踌躇了一会儿,而后以自己最轻的力度敲了三下门。
细小的声音估计散人自己也没有听见。
散人本是想叫优瓦夏起来陪自己打场游戏,于是他悄悄地打开门,走进去,又关上门。整个过程用了不到五秒钟。优瓦夏的房间比散人的要暗一些,也许是房间里窗帘被拉起来的缘故,散人也只能勉强看清优瓦夏所处的位置。
散人的步子很轻,踩在地上几乎是没有声音,他在房间里来回走了两圈,然后就立在了原地。
毕竟将别人叫起来陪自己打游戏也是不太礼貌的行为,他其实也并不想打扰优瓦夏。于是散人也只能是想了想,然后打消了这个念头,他决定回到房间躺在床上思考人生。
散人转个身准备离开,却不料离开的同时手肘碰倒了放在桌子上的杯子。不出意料的杯子摔在了地上,也许散人应该庆幸这是个塑料杯子。杯子完好无损,发出的声响也并不是太大。
优瓦夏属于那种睡眠很浅的人,所以就算是这样稍小的声响,还是将他弄醒了。优瓦夏睁开双眼又眨了两下,伸手按下就在自己旁边的台灯的开关,便看见了一脸惊慌失措的散人。
"优瓦夏……?"
"散老师。半夜有觉不睡,来我房间做什么?"
优瓦夏坐起来等待着面前的人回答。散人露出不好意思的神情挠了挠自己的头,他拿起桌子上的手柄冲优瓦夏晃了晃,又补充了一句:"我失眠了。"
"所以你是想叫我起来陪你打游戏吗。"
"本来是想这样的,但是又不太忍心打扰你,离开的时候不小心……"散人捡起躺在地上的塑料杯子放回原位,"把你吵醒了。"
优瓦夏无奈的叹了口气。两人可谓是关系很好的朋友了,优瓦夏也不会为这点小事就生散人的气。两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很合得来,相处的时间久了,优瓦夏觉得"傻蛋"两字更适合散人。他是这么认为。不过优瓦夏并没有这样叫过散人,散人是一个挺有名气的游戏up主,他也都是以"散老师"相称的。相比之下散人就放的开了。
优瓦夏的游戏技术也不比散人差,两人常常约在一起竞技。散人通常会输给优瓦夏,大概是因为优瓦夏的技术要比散人沉稳,偶尔他会喊上一两句"优瓦夏大坏蛋",优瓦夏也只是一笑而过。而散人也会有赢的时候,那就足以让他开心了。
"算了。"优瓦夏拿起放在桌子上的另一个手柄,"反正也被你吵醒了,就陪你打一场。"
"好耶!"
于是散人找出了毯子铺在地上,两人并着坐下。一如既往的,散人用了几分钟时间定好了游戏规则。优瓦夏从来不会去定游戏规则,他都是定惩罚的那一方,不过这次就例外的没有惩罚了。
两人又像往常一样开始了竞技。
在指针转到两点半的地方时,优瓦夏所在的关卡比散人快了一关。优瓦夏也不着急,然后抓起放在旁边的快餐咬了一口。那是下午订的外卖,由于订的太多了,两人并没有吃完,倒是成了今晚的宵夜。关卡一关比一关增加难度,虽然这也并不能难倒两人,不过散人似乎有些紧张。
然后就在散人快赶上优瓦夏的时候,一个不注意,死在了挺简单的一个地方。优瓦夏"噗"地一声笑了出来。
"啊……"
散人表现出些许的沮丧,"又输了…"
优瓦夏拍了拍散人的肩膀,示意他下次加油。
"散老师,也该睡了。"
由于刚才的竞技散人也有了一些困意,他打了个哈欠,又抬头看了眼时间,已经快凌晨三点了。散人冲优瓦夏点了点头,将地上的东西收拾好之后,也就离开了。
"晚安。"
"晚安,优瓦夏。"

Fin。
——
*两人打的竞技就是i w 。
后排感谢见见 @-无量九里 灵感来源。
终于抽空肝出来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