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酒与香烟

就是篇小短文。

稍微有一点点的私设。
瞎几把乱写的随便看看就好。
小学生文笔,ooc属于我。
如果有错字请一定要无视——!
——
指针转动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着。现在是半夜,时针已经指向了一点钟的方向。窗外也是一片漆黑,偶尔能听到虫鸣声,月光躲过窗户钻进了屋子里,使这小小的房间看起来似乎亮了一些。
散人躺在松软的床上翻来覆去,这已经是他第一百零八次翻身了。他干脆平躺在床上,睁着双眼望着黑乎乎的天花板。
毫无疑问的,散人失眠了。
如果忽略时钟所发出的声响房间里可谓是一片寂静了,在纠结了几分钟以后,他最终还是从床上爬了起来,摸索着穿好拖鞋。
散人踩着步子来到优瓦夏的房间外。正欲敲门的手停在了半空中,他踌躇了一会儿,而后以自己最轻的力度敲了三下门。
细小的声音估计散人自己也没有听见。
散人本是想叫优瓦夏起来陪自己打场游戏,于是他悄悄地打开门,走进去,又关上门。整个过程用了不到五秒钟。优瓦夏的房间比散人的要暗一些,也许是房间里窗帘被拉起来的缘故,散人也只能勉强看清优瓦夏所处的位置。
散人的步子很轻,踩在地上几乎是没有声音,他在房间里来回走了两圈,然后就立在了原地。
毕竟将别人叫起来陪自己打游戏也是不太礼貌的行为,他其实也并不想打扰优瓦夏。于是散人也只能是想了想,然后打消了这个念头,他决定回到房间躺在床上思考人生。
散人转个身准备离开,却不料离开的同时手肘碰倒了放在桌子上的杯子。不出意料的杯子摔在了地上,也许散人应该庆幸这是个塑料杯子。杯子完好无损,发出的声响也并不是太大。
优瓦夏属于那种睡眠很浅的人,所以就算是这样稍小的声响,还是将他弄醒了。优瓦夏睁开双眼又眨了两下,伸手按下就在自己旁边的台灯的开关,便看见了一脸惊慌失措的散人。
"优瓦夏……?"
"散老师。半夜有觉不睡,来我房间做什么?"
优瓦夏坐起来等待着面前的人回答。散人露出不好意思的神情挠了挠自己的头,他拿起桌子上的手柄冲优瓦夏晃了晃,又补充了一句:"我失眠了。"
"所以你是想叫我起来陪你打游戏吗。"
"本来是想这样的,但是又不太忍心打扰你,离开的时候不小心……"散人捡起躺在地上的塑料杯子放回原位,"把你吵醒了。"
优瓦夏无奈的叹了口气。两人可谓是关系很好的朋友了,优瓦夏也不会为这点小事就生散人的气。两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很合得来,相处的时间久了,优瓦夏觉得"傻蛋"两字更适合散人。他是这么认为。不过优瓦夏并没有这样叫过散人,散人是一个挺有名气的游戏up主,他也都是以"散老师"相称的。相比之下散人就放的开了。
优瓦夏的游戏技术也不比散人差,两人常常约在一起竞技。散人通常会输给优瓦夏,大概是因为优瓦夏的技术要比散人沉稳,偶尔他会喊上一两句"优瓦夏大坏蛋",优瓦夏也只是一笑而过。而散人也会有赢的时候,那就足以让他开心了。
"算了。"优瓦夏拿起放在桌子上的另一个手柄,"反正也被你吵醒了,就陪你打一场。"
"好耶!"
于是散人找出了毯子铺在地上,两人并着坐下。一如既往的,散人用了几分钟时间定好了游戏规则。优瓦夏从来不会去定游戏规则,他都是定惩罚的那一方,不过这次就例外的没有惩罚了。
两人又像往常一样开始了竞技。
在指针转到两点半的地方时,优瓦夏所在的关卡比散人快了一关。优瓦夏也不着急,然后抓起放在旁边的快餐咬了一口。那是下午订的外卖,由于订的太多了,两人并没有吃完,倒是成了今晚的宵夜。关卡一关比一关增加难度,虽然这也并不能难倒两人,不过散人似乎有些紧张。
然后就在散人快赶上优瓦夏的时候,一个不注意,死在了挺简单的一个地方。优瓦夏"噗"地一声笑了出来。
"啊……"
散人表现出些许的沮丧,"又输了…"
优瓦夏拍了拍散人的肩膀,示意他下次加油。
"散老师,也该睡了。"
由于刚才的竞技散人也有了一些困意,他打了个哈欠,又抬头看了眼时间,已经快凌晨三点了。散人冲优瓦夏点了点头,将地上的东西收拾好之后,也就离开了。
"晚安。"
"晚安,优瓦夏。"

Fin。
——
*两人打的竞技就是i w 。
后排感谢见见 @-无量九里 灵感来源。
终于抽空肝出来了我(。)

【贾尼】熟悉的陌生人。

*大量私设注意。
*OOC预警。

一。
Tony失眠了。

这是自打他搬入新家以后的第一次失眠。若大的房间内回荡着指针走动的声音,Tony呆呆地望着天花板。他睡不着,他很烦躁。
因为上班的缘故,Tony的父亲在公司附近替他买了套房子。Tony搬进来总觉得少了点什么。到底少了点什么,他自己也说不上来。
这种莫名的烦躁充斥着Tony整个大脑,他可以说他脑子很乱,很乱。

……

放空一切思绪,Tony干脆闭上了眼睛。
他不再去想,因为他知道是无结果的。

二。
公司今天好像要来一个新人。

Tony坐在他的办公室,整理好桌子上的所有资料,将它们放在抽屉里。Tony的桌子上放着一块精致的表,这貌似是谁送给他的礼物。可Tony想不起来是谁送的。
Tony拿起那块表在光滑得表面摩擦了几下,将它戴在手腕上,又理了理自己的衣服。

去看看吧。
Tony这样想着,迈出了办公室的门。当他见到新人的时候,Tony一度觉得这个人很熟悉。很熟悉,却偏偏记不起是谁。

“Oh,hello sir,I'm Jarvis.”

Jarvis……Jarvis?

三。
Tony的老毛病又犯了。

他将几片止痛药塞进自己嘴里,用力按着自己的头部。Tony以前总是工作到很晚导致自己头痛不断,但是这次不是,他的工作和以前相比少了很多。

这次是因为什么?
Tony想起了今早在公司见到的那个人。

“Sir?……Sir!”

四。
Tony以前经常会做噩梦。

他做噩梦的时候嘴里总是在念叨着什么,额上冒出冷汗。Tony每次噩梦都会惊醒,这个时候Jarvis总是能及时出现,将他楼入怀里。
Jarvis的怀抱令人安心,他会在Tony耳边轻声说些什么。

“没事,Sir,我在呢。”

……

Tony这次又做噩梦了。

五。
Jarvis曾经是Tony家的管家。

Jarvis很喜欢这里,Tony也很喜欢家里有他。但在Tony出车祸后,一切都变了。
Tony的头部严重受到伤害,神经受损。医生他说,要做好心理准备,因为Tony可能醒不来了。

Jarvis自Tony车祸的这几天起,就一直焦急地守在病房。看着自己最亲密的人躺在这里,紧闭双眼。Jarvis不免有些心痛。

他希望他可以醒来,他的Sir。

六。
Tony醒了。

这对所有人来说无疑是最大的安慰。看见Tony平安无事,Jarvis也舒了口气。
他赶紧跑到附近的便利店,带了一盒甜甜圈给Tony。这是Tony最喜欢的。
但是就在Tony看见Jarvis,说出第一句话的时候。Jarvis的目光一点一点暗淡下去。

“你是?”

他忘了。他忘了Jarvis。
他记得所有人,却唯独忘了Jarvis。

七。
Jarvis还是在Tony家里当管家。

可是这次,他没有再进过Tony的房间。Tony说,他熟悉这个人,但是只要是去想就会头疼。甚至看见。
Jarvis不知道Tony为什么会这样,医生也没有说明清楚。Tony看Jarvis的眼神如此陌生。

他成了Tony眼里最陌生的人。

Jarvis离开了。他说,Sir没有他会过的更好。他也不希望见到Tony每每见到他便头痛的这般模样。

八。
“Damn it!”
Tony现在心里很乱。

他向公司请了一天假,打算在家里休息一天。Tony最喜欢的甜甜圈也被他随意的扔在桌子上,他没有心情去吃。
Tony现在满脑子都是那个叫Jarvis的人。他一定见过他,甚至认识他。
一种强烈的声音在Tony心底叫嚣,他该去见Jarvis,去问问清楚。

Tony烦躁的在房间里踱来踱去,当他最终决定拿起衣服准备出门的时候。门铃却响了起来,一声一声传入Tony耳中。

九。
Jarvis向Tony的父亲Howard问了他现在居住的地址。

他现在很想见Tony,见他的Sir。Jarvis原本以为来到公司两人只要保持距离便没有问题,他在Tony走过来的时候偷偷地瞥着他,看着他的一举一动。但Jarvis在看到Tony那双眼睛的时候,就再也忍不住了。

“Sir。”

Tony为他开了门。

“好久不见。”

十。
“所以当初你就这么走了?”

“真没良心。”

Jarvis在讲完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Tony故意装作很生气的样子。

“我就觉得我一定认识你。”
原来他曾经是很重要的存在,Tony非常懊恼自己居然把他给忘掉了。
但是Tony有关他的记忆还是很模糊。

“抱歉,Sir。我不会再离开了。”

“Tell me everything.”
“留下来,继续当我的管家。一辈子!”

“At you service,sir.”

彩蛋。

“Jarvis……你能不能别抱着我。”

“不能,Sir。我怕您又做噩梦。”

“Jar……!”
[一个很短小的彩蛋…]

——————
努力将自己的文风扳回正轨。
我发誓我是想写甜文来着!但是不知怎么就变成这样了!!my bad。
但是结尾还是HE的。x
啊好累啊今天什么都不想干了。瘫

【潜流】搭档三十题。

#搭档三十题##潜流#
*私设注意。
*OOC注意。

1.不愉快的初见
潜龙和流星初见是在球场上,不过两人并没有显得不愉快。虽然一见面就发生了算不上是争执的拌嘴。

2.某些事件上的争吵
赤足的领队高迅因为坚持要射左上角与花王吵架,而流星和潜龙在训练的时候也因为这件事情争吵起来。
“你一直射向左上角是进不去的,对方的守门员影眼每次都能接到,就不能换个方向吗?”
“我相信高迅的判断。”
潜龙始终不停地一次又一次将脚下的球射向左上角。一旁的流星忍耐不住,抢过球蓄足了力踢向左上角。

3.任务过程中意外的合拍
听得了高迅的指挥,潜龙带球前进。按兵不动的流星大致观察了下对方的队形,还未等领队发话果断冲上去紧随潜龙身后助攻。两人互相传球绕过了前锋队员,只剩下后卫和守门员。互相传了个眼神,两人十分配合着将球射进了对方球门。
“干得好,潜龙,流星。”

“干的不赖。”
“你也是。”

4.突发事件中爆表的默契
就在铁甲来不及回防的时候,潜龙和流星一同冲向后防同时伸出脚将球挡了回去。

5.年度最佳搭档
流星和潜龙的配合十分默契,绝对是年度最佳搭档。

6.与一方的前搭档合作
“流星,你的前搭档叫什么名字?”
“前搭档……?我想不起来了,怎么了吗?”
“也没什么,就是我昨天和他合作了一次。”
“然后呢?”
“太糟糕了。”
“他传球的时候几乎每次都是将球传给对方,虽然最后还是我们赢了。”
“……”

7.调侃与傲娇
潜龙是不会随便调侃流星。
流星也不会随便就傲娇的。

8.争执与瞬间和好
潜龙和流星在争论午饭吃什么才好。潜龙说鱼香肉丝好,流星说黄焖鸡米饭好。双方都有自己的理由,正当两人吵的火热时,高迅突然带来一盒披萨。两人顿时和好如初。
“我觉得披萨更好。”
“嗯,我也这么觉得。”

9.相互欣赏
其实流星很欣赏潜龙的射门技术。
而潜龙也很欣赏流星的盘带技术。

10.被迫与烦人的组合合作
比如,核能的全方位拦截?
再比如,影眼几乎每次都能接到球?
开玩笑。总之都已经合作了,有什么可烦之处,要烦也是烦他人。

11.一方吃亏后帮忙报仇
潜龙在训练结束时遇到了以前比赛过的复刻,复刻像是正在等待着潜龙。满脸写着“不爽”二字。正当潜龙疑惑时复刻二话不说一拳打在潜龙脸上。
当流星得知此事时几乎是立马冲到复刻家里踹开门大干了一架。

12.意外生病
流星因为冒着雨训练发了烧,潜龙带着水果上门探望时也不忘说教他几句。
“明明是一起训练的,为什么你没有生病?”
“因为我体质好。”

13.庆功宴上被灌醉的一方
与军狼队的比赛取得了胜利,成功进入决赛。奥尼他们决定为赤足队办一个庆功宴。潜龙酒量其实很小,只是他不愿承认。被流星怂恿了几句断断续续的喝了四瓶酒。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使流星再也不会让潜龙碰酒。是这样的,潜龙抱着足球跑遍了整个会场,嘴里还唱着什么。就差裸奔了。

14.合租
最近房租又长了。潜龙和流星商量了一下决定合租,可以减少一半的房租而且训练也十分方便。

15.穿着对方的衣服
队服都是一样的,不必互穿。
你说什么,便服?便服也是队服。

16.噩梦
潜龙训练到很晚的时候才睡觉。中间做了一个不是很长的梦。梦见流星在比赛的时候脚受伤十分严重,严重到甚至无法再站起。潜龙是惊醒的,他瞥了一眼时间。
凌晨两点。

17.勾引任务目标时的意外
虽说是一场友谊赛但双方却也是很认真的在打。流星记住奥尼的话,要看住对方的前锋。流星决定引诱对方,带着球进攻与前锋对峙了一番,欲要将球传给潜龙的时候却不知被什么东西绊住扭伤了脚腕。

18.一方受伤后的照顾
流星的伤不算太严重。在医院简单看了看并带了瓶红花油便回了家。而潜龙却不放心,怕流星的脚在做事时会再次扭伤会更加严重。于是流星就被迫在床上躺了一个礼拜,这段时间一直都是潜龙在做饭。

19.意外的软肋
“你若是再受伤,我可是会担心的。”

20.收养一只狗
“潜龙,你觉得养只狗怎么样?”
“不养,太麻烦。”
于是流星的这个念头被扼杀了。

21.狗男男
“说,流星你和疾电是什么关系?”
“……哈?”
正当流星和疾电说话的时候突然被潜龙拽着衣领拉走了。

22.被吐槽的动作
和列巴男爵比赛胜利所有人都是十分开心的,尤其是潜龙和流星。潜龙十分不在意高兴地将流星抱住勾肩搭背,而后者也用手肘杵了杵对方。比赛胜利的高兴使两人似乎忘记了这在众人眼里是十分亲密的动作。
直到核能和眼影将两个人拉开。
“比赛都结束了,别调什么情了。”

23.酒吧里的吃醋
流星在一家酒吧发现潜龙与一位姑娘坐在一起。然而也就是这样,流星他,莫名其妙地吃醋了。大步走上前对着潜龙的后脑勺就是一拳。
搞得潜龙一头雾水。

24.路人神助攻
这个表示神也无能为力。

25.我觉得,我室友,喜欢我
自从潜龙上次挨了一拳之后,他觉得流星一直在紧盯着自己,不管是什么时候。在潜龙需要帮助的时候,流星也是第一个冲上去帮忙。
于是潜龙有了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26.上网求助收到的“在一起”
潜龙打开笔记本电脑上了贴吧,流利的敲下几个字想问问吧友如何解决。
“我觉得我室友喜欢我,怎么办?
ps.我和我室友都是男的。”
终于等到了回复的潜龙在看了一眼之后迅速合上了电脑并且表示这辈子也不想打开。
整整一百楼的“在一起”。

27.捉鸡的双箭头
其实在一起搭档了这么久,潜龙不得不承认,他有点喜欢这个室友兼搭档了。
但是双方都没有向对方坦白的意思。
真让人着急。

28.假扮情侣
“潜龙,猫猫说什么让我们假扮一次情侣。”

29.秀恩爱
潜龙和流星并肩走向训练场,有说有笑周围的气氛甜到似乎都能几挤出颗粉红的心。
跟在后面的疾电觉得眼睛有些痛。

30.完全不对的告白
“喂,潜龙。你喜欢我一下会死吗?”
当流星吐出这句话时潜龙差异的看了一眼自己的搭档,随后很认真的点点头道。
“会死。”
之后潜龙很不意外的收到了一记拳头。
然而并不痛。

“但是一直喜欢下去就不会死了。”
——————
这对真的好吃!!

【贾尼】被迫休息。一发完

*OOC有,慎入。
大概就是一个日常吧。

Tony又一个夜晚没有休息,手头上的工作仍在继续着。他在给复仇者联盟所有人的武器进行升级,桌子上的一杯咖啡早已凉的彻底,自从Tony泡好它之后便没有再动过。

灯光照在Tony好看的侧脸上,那般认真的模样只有在工作和战斗时才会出现。Tony略长的睫毛稍微眨动了几下,他觉得眼睛有些干涩。

“Sir,您已经四十八个小时没有休息过了,再这样下去您的身体会垮掉。”

头顶传来Jarvis充满磁性的声音,Tony并没有着急回复,他的管家已经在一小时之前提醒过自己了。还是专注手上的工作,Tony在绰起扳手的同时,Jarvis再次开口。

“Sir我觉得您应该……”

“Jarvis!”Jarvis还未说完便被Tony打断,“我记得你应该说过喜欢我认真工作的样子。”

“是的Sir,但您也应该注意自己的身体。”

“这我当然知道,而且你也不用每隔一个小时就提醒我一次。我自有分寸。”当Tony再想起那杯咖啡时,发现它凉了。端起那杯咖啡,Tony没打算喝掉,而是将它倒入了一旁的垃圾桶,连同杯子一起。

“您的的分寸就是四十八个小时不睡觉吗。”

“Come on,Jarvis!”

Tony有点无奈自己的这位管家了,自从Tony工作开始,他的管家似乎就变成了老妈子。每天唠唠叨叨个不停,不过多数都是在提醒自己休息。

Jarvis没有再说话。这几天Tony工作时的一举一动都被Jarvis收进眼里。他觉得Sir真的是好看极了,就像他自己说的那样。
——欣赏您认真工作的样子一直是我最开心的。

但是连续几个夜晚的不眠不休,Tony的脸上带着一丝憔悴,黑眼圈也跑了出来。尽管Jarvis每天都在提醒,Tony也还是不放在心上,嘴上随便应付了几句,手上还是继续他的工作。

Jarvis觉得这样Sir是肯定不会听进去的,他想他应该做些什么了。于是Jarvis在Tony工作的时候,切掉了房间内的电源。整个房间顿时陷入一片黑暗。

“Jarvis!”

“晚安,Sir。”
——————————
贾尼真的是太美好了!!
想把全世界的糖都给贾尼!!
以后时间允许且脑洞充足的话想一天写一篇贾尼,只写糖aaaaa。